從《女醫明妃傳》看明代瘟疫社會

更新日期:5月 19

  

  最近因為「辣個不能說的病毒疫情」全球蔓延,賽恩思在家自主學習,看了《女醫明妃傳》,恰好女主角允賢也經歷了兩次的瘟疫,因此十分好奇中國古代因應疫情方式,賽恩思也對照了《明代瘟疫與明代社會》後,想帶大家認識明代遭遇到瘟疫時的公共衛生防治,該書從《明史稿》、《明史》等可靠的史書中考據,針對疫情爆發地區、時間、政策、民間作為等做了相當詳盡的分析,在這裡賽恩思無法談論中醫該如何治療,但可以帶大家約略了解一下明代疫情的歷史。

圖片來源: 女醫明妃傳 劇照

明代醫療與疫情防範

  古代瘟疫,常隨其他災難相伴而來,例如水災、旱災、蟲災各種天災,抑或是暑氣方溽的時節,而當這些災難來臨的時候經濟往往大受影響,有古書內提到「積疫之苦,人皆知救荒,不知救疫,疫者為荒之因也,民飢餓中,虛濕相蒸;始一人,終千百人,始一隅,卒窮鄉極邑。」,表示伴隨疫情而來的飢荒會使人們舉止失措而忽略了疫情的恐怖,導致疫情更加 擴散,此時政府在統一調度社會資源的腳色就非常重要。

  在明朝期間,規定災情要如實上報,若報不及時、失實,各地官員都必須要受罰,並且由中央視國庫充盈與否,下達蠲免災區的稅或是部分免稅的指令,此外也會派員賑災,其中明代官方醫療除了太醫院外,明朝尚有一系列專門的醫療機構專為王室服務;而「惠民藥局」的存在,顧名思義就是負責民間醫療的組織,在女醫明妃傳中兩次瘟疫中,惠民藥局都有登場,雖然在劇中曾因為迂腐的官僚體系阻擋了允賢治療,但其中不泛心存仁心的醫者,給予染疫人民適當的治療。

  雖然從朱元璋建國第三年起,就建立官方與地方的惠民藥局,但惠民藥局官員等級遠不及王室醫療,書中提到惠民藥局在許多地方都形同虛設,直到朱棣時期,陝西發生了一次大型軍疫而有了顯著的改善,對人民的意義相當高,在瘟疫發生期間也能夠快速掌握得病狀況並且醫療,有時候皇帝也會視情況直接派遣服侍皇室的太醫(特別是疫情發生在南北隸時)或是徵調民間的醫生來為人民診治;只是在那個人命不值錢的年代中,惠民藥局受到的重視度起起伏伏,過去時代都是疫情來襲後醫療措施才跟上,但在大疫發生後又逐漸被遺忘,值得慶幸的是醫療系統在不斷整頓後漸趨健全,現代的我們(尤其是台灣社會的健保吃到飽福利)享受著各種超前部屬,賽恩思覺得自己非常幸運。

  疫情期間除了醫療之外,尚有其他問題必須同時解決,如同今日政府為了防疫,隔離病人同時也要兼顧民生、經濟問題,明代期間通常會由官府發放錢糧,民間善心人士捐錢施粥,當然也有自願照顧病患的人力;另還有病逝之人的屍體往往也是造成疫情無法緩和的原因,因此官府也會協助安葬病患,改善衛生環境,女醫傳中,疫情發生時皇帝也要求守備軍要挨家挨戶幫忙除鼠,以防流竄在垃圾堆中的老鼠成為防疫的破口。

  人群聚集問題也是在瘟疫發生期間需要重視的問題,官府往往會在此時盡力解散聚集的 人群,有時甚至必須將人民暫時移出疫區頻仍處,同時還要避免流民的產生;最難處理的人群聚集莫過於監獄囚犯的管理,目前在台灣疫情不嚴重所以尚沒有相關新聞報導,可是在泰國、芝加哥、西班牙都傳出有囚犯群聚感染的情況,甚至在一些國家還有暴動發生,本書也有特別提到明代處理囚犯方式,當時關押囚犯的監獄通常衛生環境都不甚佳,我們從許多古裝劇中,常會看到獄囚們的便溺都釋放在牢房的雜草堆中,還有老鼠穿梭牢獄中,想起來都覺得噁心,因此他們在疫情期間加速重刑犯之處決,甚至還有一個特殊的名詞稱為「熱審」,為的就是 不要人群在不衛生的環境中聚集;而他們會將輕刑犯放回家,等候疫情結束再讓他們回來繼續服刑,本書提到眾多史書都有這樣的記載,神奇的是,最後受刑犯都真的有乖乖回來服刑, 理由是為了感激官府防疫有佳,看到這裡是不是大家都跟小編一樣想到曾經讀過的那篇上下交相賊的《縱囚論》呀?不論這些史料記載的真偽,雖說將囚犯放出去容易提升犯罪率,但也是不得不為之的防範方式了,在天順年間(劇中朱祈鎮二次登位的時期),也曾下令擴建監獄,提高衛生條件,減少群聚感染的發生。


  如若要說說現在與過去公衛系統的差別,除了環境的衛生大幅提高,地方政府運作效能 增加,由於醫療與科技的前進,我們能夠快速辨認出瘟疫期間流行的病菌為何種類型,找到傳播方式並藉此避免,大數據解讀使專家能夠分析醫療使用、易感人群的分布等,能隨著疫情變化而給予最精準的政策執行。

  在約略看過明代的醫療與疫情的關係後,賽恩思也想將從書中與中醫史中看到幾個有趣的巧合跟故事想跟大家分享。

分布地區

  本書統計,疫情爆發最頻仍的地區在湖廣、北京、南京與江西(因為史書的不同,四個地區爆發的頻率各自有些差異),而不論是甚麼樣的統計湖廣、北京都在前三名中,因此本書推斷人口密集度和大疫的發生有一定的關係,北京、南京分別為當時的直轄地區,人口自然高度密集,雖然北、南京是當時明代皇宮所在地,但除了皇宮所在地,周遭環境其實非常髒亂,又因為人口密度高,病菌特別容易大肆傳播,而江西從過去就是繁榮的表徵,也無可厚非的進入大疫易發區的榜單之中,然而本書作者最信任的史書(《明史稿》、《明史》)統計出來疫情發生率第一名是在湖廣(湖北+湖南),也是本次武漢肺炎爆發所在地點。

疫情好發地分布概略圖


  還有一點十分值得探討的是,北京、南京與江西爆發疫情的時間點大多在夏天,這個時期的傳染病合理推斷應該大多是食物造成的腸胃感染,這類病毒很容易因為當時時代背景下,不良的衛生習慣而大肆傳播,然而湖廣大多發生疫情的時間點卻迥異於其他三個地區-發生在冬天,這樣的巧合讓賽恩思覺得十分有趣。而最少發生疫情的地點在四川、貴州、廣東、雲南,當年SARS的起源地廣州也名列之中,因此上述湖廣的巧合在考據更多文獻之前,似乎也只能當作有趣的巧合看待了,未來如果有機會會再與各位讀者談論冬天與夏天的瘟疫的差別,或許能推斷出湖廣容易在冬天爆發疫情的原因。

  而根據本書研究資料顯示,因為當時交通往來不利,城市與城市之間往來不頻仍,因此當疫情幾乎都是局部爆發,鮮見如今日般舉國皆染疫的情況,全球化為人類帶來了許多方便,但是也因為全球化,病毒細菌更容易互相交流,相互變異的機會也很高,如今的新冠病毒混和了SARS、愛滋病、B肝的種種特性,不論人種、身份的全面感染,即便隨著醫療與公衛體系的進步,已經不若當年歐洲強權入主美洲時,三個古老文明頃刻間因為突如其來的病毒而慘遭滅亡,然而當武漢肺炎盛行起來之時,從東方到西方少有國家倖免於難,看見新聞每天大肆報導著,彷彿人生被病毒佔走了大半的時間,各國如同面臨戰爭一樣戒備著,人類該如何面對這樣的病毒,是生物科技界如今重要的課題,而中醫該藉由這個時機重振或是仍蟄伏在一旁默默守候呢?


名醫與疫情

  《女醫明妃傳》中的杭允賢其實是明代著名女醫「談允賢」與明代宗朱祁鈺之妻「杭皇后的混和體,實際上的允賢女醫並沒有成為明代的皇后,更不認識朱祈鎮與朱祈鈺哥倆,而她生存的年代跨越了三到四個皇帝,恰好也和李時珍的時代有些重疊;賽恩思在追劇的時候就在思考怎麼故事會設定在這個年代呀?除了這兩位皇帝歷史上戲劇性的鬥爭之外,劇中爆發了兩場疫情,分別為允賢成為一代女醫的轉捩點,第一次大疫讓她突破禮教束縛,正式進入御醫院之中,在深受禮教束縛的明代中史無前例地擔任醫官,第二次大疫則在經歷過整個故事的洗禮後,救人亦救世,不但證明自己是良醫也是個仁醫(當然也有藉此發現真愛到底在哪裡的部分);本書還有提及,明代疫情發生最重的時間點恰好就在明英宗(朱祈鎮)與明代宗(朱祈鈺)時期,所以這部劇的編劇真的在這方面有考據的,而且劇中疫情爆發地點都是在皇城的四周,也相當符合本文前段所述,疫情多發生在京城內的設定。

圖片來源: 女醫明妃傳 劇照

  


  其實中醫歷史之中,名醫的產生大多也是發生在疫情時期,除了《傷寒論》著作的產生是因為在張仲景年代發生了瘟疫,金元時期的李東垣,清代吳鞠通,甚至是SARS時期的鄧鐵濤…等這些我們熟知的名醫都是在經歷過大疫後有了流傳千古的著作或是名聲大噪;其中很大的 原因是只有遇到疫情,真正有實力的中醫在此時治癒了大量急性症狀的病患,才會經由口耳相傳造就一代名醫,也是當疫情發生時這些醫生們能夠藉由大量病例,大批統整出病證的相關性,成就那個時代的醫學實證。

  小編自己就經歷過SARS與COVID19,這兩次來自左岸的肺炎都為社會帶來許多不便利,而這次因為病毒特性之故,蔓延到全世界,甚至順勢打起了資訊戰,私以為已經屬於戰爭等級的瘟疫,只是因為我們幸運身在經歷過SARS與醫療與公衛制度成熟的台灣,因此還能安然無恙的上班、上學,然而許多商家也紛紛面臨了人客稀少瀕臨倒閉的危機,宅經濟、在宅工作、遠端課程也在此時紛紛崛起,無疑我們現在正見證歷史的一個轉捩點,科技是否會猶如工業革命般帶領人類進入新的里程碑,AI科技是否能趁勢而起也未可知,政府與人民如何相互合作,共同將社會轉型呢?而中醫該如何一起向前躍進,都是我們學習之餘應該要深思的問題,賽恩思說歷史就到這裡告一個段落了,祝大家身體健康,天佑台灣。

參考資料:《明代瘟疫與明代社會》、《中醫醫學史》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2020 by 大醫精誠工作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