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中醫現況採訪(上)

英國中醫師Martin採訪

英文逐字稿 CM50陳季襄、CM50袁郁婷

中文翻譯 CM50陳季襄、CM50袁郁婷

編輯 CM49鄭宇晴、CM49林巧薇、PBCM34沈祐任


Martin Fitzgerald,47歲,愛爾蘭人,英國&愛爾蘭中醫執業者,前愛爾蘭針灸學會會長


前言

2019年七月我們有幸在英國倫敦西敏寺大學的教學診所(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 Polyclinic)進行中草藥及針灸的跟診,也認識了目前正在攻讀博士學位的Martin。近年來在全世界都興起了中醫的風潮,倫敦街頭也常常可見中醫診所。這次很榮幸邀請到在英國與愛爾蘭都有中醫診所的Martin與我們分享在英國/愛爾蘭的中醫現況,或可為未來有興趣往英國發展的同學作參考。採訪為英文進行,再由採訪團隊學生翻譯成中文。


1. 想請問您是於哪裡接受中醫教育、學習背景?


我原本的學習背景和中醫沒有相關,事實上,我小時候不常去上學。因為我是九個兄弟姊妹中最小的,我的父母對於教育並不重視,我家中沒有人上大學,有些甚至不識字。 我小時候主要是自己看書,我喜歡看書和看紀錄片。在夏天電視訊號好的時候,我會看BBC的空中大學,我不知道那是給大人看的,我只是覺得很有趣。所以我第一次接觸醫學是小時候看空中大學的手術影片。因為我很少去上學,所以我考試都不及格,在我十六七歲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想繼續讀書,但是我的成績不足以讓我上大學,所以我買了大學考試的書自己在家讀,最後大學考試的成績大多是 B 和 C,足夠讓我上愛爾蘭的一間大學的化學系。


大學一年級之後,我開始每科都拿 A,所以第二年我轉學到更好的學校,第三年我的成績讓我可以轉學到倫敦的格林威治大學,在那裡我拿到我的化學學位。之後,我在藥廠擔任藥物開發人員,在這段期間我對藥物產生更多興趣,這時候我的一位朋友帶我認識了中醫,他在愛爾蘭國立戈爾韋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Ireland Galway)學習針灸。之前我不相信中醫,事實上,我之所以會去關注針灸是為了勸我朋友不要學中醫,我的朋友接受了我的建議不再繼續上課,為了安慰他,最後幾堂課我陪著他一起去,結果我反而留下繼續學習。

每天晚上和週末我會去上中醫課,三年之後我得到中醫針灸的證書。但是我知道自己的程度很低,而且我也知道愛爾蘭的中醫教育遠差於中國。所以我向藥廠辭職,剛好公司在縮減人力,給了我一大筆資遣費,我用這筆錢到中國浙江中醫藥大學學習,在這所大學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在學習高等的中醫。我拿到更進階的中醫針灸的畢業證書。


之後,我在愛爾蘭開了診所,在診所執業幾年之後,我來到西敏寺大學攻讀兩年的中草藥碩士學位,這是我第一次擁有正式的中藥學位,即便我從2002年就開始執業了。幾乎每一年我都會回去中國,在醫院繼續學習。在學過中醫針灸之後,這幾年我還學了日本針灸和韓國針灸。


2. 您對於英國/愛爾蘭中醫教育的了解與分享

我很不想這麼說,但是英國中醫教育的現況並不好。英國最早的中醫大學之一位於皇家利明頓溫泉鎮(Leamington Spa),成立於1960年代,由渥斯里醫師(Dr. Worsley)創立,他曾經到中國去觀察過中醫。即便渥斯里醫師擁有很好的名聲,但是他待在中國的時間並不長,所以我認為他對中醫的理解並不全面,不過他仍然開啟了英國的中醫教育。即便這是正式的教育, 但並不被國會所認同,所以只有證書而非大學文憑。 1980到1990年代,英國對於中醫興趣並不高,國內的中醫執業者也很稀少。突然在90年代,許多大學成立了中醫學系,舉例來說,倫敦中醫大學(London College of TCM)、萊斯特大學(Leicester University)、約克大學(University of York),之後的 西敏寺大學(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密德薩斯大學(University of Middlesex)和倫敦南岸大學(London Southbank University),這些大學變得對中醫感興趣,開始提供正式學位等級的中醫課程。


從 2005 到 2010年,是英國對中醫和中醫教育興趣的巔峰。這波熱潮現在已經慢慢退去, 剛剛舉例的大學也逐漸停辦中醫課程。三年前,倫敦南岸大學停辦,兩年前,是密德薩斯大學,明年,西敏寺大學也要關閉中草藥學程。倫敦中醫大學早已關閉多年,中醫高等教育的風氣現在淡了。一些每年大約只有5~10位學生的小型學院重新開啟,但問題是, 學生們的接受到中醫程度僅限於學院唯一一位老師的程度,不像大學能夠有程度較好的亞洲老師。不過,我認為一切都在變化中,舉例來說位於曼切斯特英國蘭維多利亞學院(Shulan College of Chinese Medicine),由中國的湯淑蘭教授創立,她已經經營中醫針灸和中藥課程多年。學院除了有面對面的課堂授課方式,還提供南京中醫藥大學頂尖教授的線上課程。隨著電子科技,社交通訊媒體的進步,我們正見識著新一代的教育。即使大學正在關閉,未來十年中醫在英國仍有機會達到更高的巔峰。


問: 為什麼大學要關閉中醫課程呢?


有3個主要的原因。第一是因為大學的財政考量,每一年大學學費不斷調漲,學生的經濟壓力越來越大,同時,大學內部也受到壓力,要如同企業一般經營學校。中醫能夠帶來的利益太小,不足以向學生收取高昂學費,也不像有企業、政府補助的科技領域一樣能夠為學校帶來好名聲,這是財政方面。

第二個原因是中醫在英國的名聲和民眾對中醫的興趣。過去二十年當中,中醫很不幸的遭遇到許多名譽上的難關。因為一些十分受關注的中藥相關事件和健康恐嚇(health scare) ,一般大眾認為中藥有毒性,或是成分不純、不天然。在此之前,對於中藥的普遍印象是很正面的,人們覺得中藥很天然、安全,而且對身體有益。但是在這一連串的公眾事件和負面案件之後,中藥的名聲漸漸衰弱,這是第二個原因。

第三個原因是法律的改變。大概在10 年前,英國政府和工會一起嘗試規範中醫。從那之後,法規變的越來越嚴格、難以遵從,現在幾乎到了無法使用中藥和進口中藥到歐洲的地步。因為法律的限制,許多中藥材公司關閉,中醫職業人員無法繼續經營,只有小部分仍舊繼續。 大眾意識到這一切,對於中醫的倦怠感和不良的名聲都影響了大學的決定。


3. 您對於英國/愛爾蘭中醫使用率的概況評估,本地人/華人的使用率,主訴偏針傷內科或是養生調理?


使用率:

實際上,幾乎不可能回答這個問題因為並沒有任何紀錄。 我上次讀到的資料是約克大學休·麥克弗森(Dr. Hugh McPhearsm)在2000年代早期所作的研究。 在那個時候,他們認為每年在英國約有四百萬次治療 ,這是總合了所有型態的中醫療法的數字。經過了十年得時間, 我認為大概可以認定每年有四百到五百萬次治療。至於中醫職業者的組成,約二分之三是非醫療人員。

因為英國民眾對中醫了解不多,大多只有籠統的印象。絕大多數的人會選擇針灸治療。 在我自己的診所,85%以上病人第一次都是為了針灸而來, 我會再搭配中藥治療。民眾為何求診中醫的原因則有被很好的調查,絕大多是都是因為疼痛。最多的主訴會是背痛、膝蓋痛、腳踝痛,和偏頭痛這類。他們多是在急性期求診針灸希望得到立即緩解,多數患者已經看過無數次的全科醫生(General Practitioner),服用了止痛藥但是疼痛仍然持續,患者被疼痛糾纏到走投無路,所以願意嘗試所有治療,中醫便是他們最後的手段。第二大類是尋求中醫不孕症治療。在過去十年不孕症求診中醫的案件成長了五倍,是目前仍持續成長,我覺得這是因為媒體報導了有關中醫提升懷孕機率正面的功效研究。


患者組成

同樣的,我們並沒有相關的資料。 因為英國的華人人口並不多, 不過有趣的是,當查看英國華人的職業組成,中醫是第二熱門的職業,所以或許比起使用中醫,有更多華人投入中醫產業,除此之外,從我個人的經驗而言,多數華人都有懂中醫的朋友或家人,所以很少有華人會去英國的中醫診所,他們會求助親友,或是等放假的時候回中國看更好的醫生。每當我和其他中醫職業者討論的時候,都會發現患者的組成大約有90%是女性。我有兩間診所, 一間在愛爾蘭、一間在倫敦,兩間診所都約有5%的亞洲人,這是十分少見的,我覺得我的診所比起其他有比較多亞洲人的原因是因為我熱愛中華文化,會說一點中文,而且我在愛爾蘭和英國辦過許多場活動和中醫演講,所以華人比較認識我,但多數的患者仍是歐洲人


4. 英國中醫執業的薪資大環境與資源分佈(健保有無),生活品質現況?


在英國約有5000名登記的針灸師,其中有些也是中草藥師(herbalist),雖然英國的中醫職業者不多,但他們多數都很重視自己的健康。多數中醫師喜歡打太極,氣功,會選擇天然的食物,早睡早起,懂得養生的概念。英國的西醫師很不健康,因為他們的工作時數很長,而且喝很多酒,我知道有一些醫生甚至需要依靠興奮劑來面對沉重的工作壓力。


至於保險部分,針灸已經被納入國家健康保險很多年了,但是必須經由西醫醫師轉診至針灸才能申請。但是這有在改變,在愛爾蘭,有一些保險公司願意支付針灸治療,因為這些保險公司知道會去針灸的人健康問題比較少,可以讓公司減少支出,而且會關心中醫的人一般對自己的健康也比較注意。中草藥則在英國和愛爾蘭都沒有被納入保險


有些中醫職業師畢業的時候甚至是不想收費的,他們對賺錢興趣不大而是想免費治療自己的家人,朋友和民眾。但這是不可能的,多數中醫職業師內心都有掙扎,因為他們認為健康應該是所有人都能擁有的。一開始執業的時候,大多數人會低價收費,每次診療約30~60鎊,但如果是長期患者的話收費還會打折。職業5~10年之後,多數人會覺得成本過高而放棄,少數有經驗的執業者會需要提高價格,每次看診約收費60~80鎊,這通常是只包含針灸,如果是初診,需要花費更長時間,有時候會到90分鐘,收費也會更高,約平常的1.5倍左右。執業10年之後,幾乎沒有什麼人會繼續,因為厭倦了和西醫之間的摩擦,在英國,中醫職業師不被視為真正的醫師,所以民眾常常質疑中醫。這消耗太多體力和時間,很多中醫職業者會將中醫做為兼職,而那些仍以中醫為正職的人則必須再次提高收費,價格取決於地點。舉例而言,我很幸運的擁有一間在在英國著名的醫療街哈利街(Harley street)的診所,我一般收費每小時150歐元,大約120鎊,而在我愛爾蘭的診所,因為經營成本較低,我只收65歐元,約58鎊,中草藥則另外收費,一星期的藥費約20~40鎊。在英國,中醫職業者和中藥供應商都很難從中獲利。有一特外,是Mazin Al-Khafaji,他是一位在布萊頓(Brighton)的西醫師(Avicenna: Acupuncture Clinic & Herbal Clinic),專長是皮膚疾病,他大概是全英國少數可以靠皮膚科草藥賺錢的人,這是極罕見的特例。


草藥的價格很高, 而且英國民眾大都不會只接受草藥治療,他們前來求診,只是想得到治療,並不在意針灸或是中藥, 但如果我們只給中藥治療效果很慢,而且味道不好,留下不好的印象,西方人並不接受先苦後甘的想法,因為他們習慣吞了藥丸之後立即緩解症狀,所以他們只會告訴別人:「我去看了一個草藥師,藥很難吃,而且沒效」。在英國和歐洲多數成功的中醫職業者會教育病人, 當病人前來求診,他們花許多時間教導病患中醫的概念。我們不斷教育病患,提高大家對中醫的重視,多數比較成功,有經驗的醫師會上廣播節目,電視,辦公共演講,企圖提升中醫的可見度。


問:您提到多數中醫職業者對與西醫之間的摩擦感到掙扎,能不能舉例說明?


答:這個問題的答案,我認為同時界定了中西對於中醫認識的不同。多少亞洲人在成長過程中,日常生活都融入的中醫思想。在西方世界,因為西醫師在大學時並沒有接觸到中醫,他們只學習了科學實證醫學,所以在西方,科學方法需要大量證據,一個東西必須可能夠重複的產生正面的健康影響才能被稱做藥物。除此之外,中醫用詞也讓西方人感到困惑,舉一個我在自己診所親身的經歷,大約在2003,2004年到的時候我開始執業,在那個時候,沒有任何醫師,護士或是任何醫療人員會求診中醫,不論是針灸或草藥。大約6、7年前,他們一些人開始來找我,理由是他們的病患在吃了中藥之後得到治療,回去告訴醫師不必再繼續開西藥,所以這些醫師由於好奇而前來,一開始他們會隱藏自己的身份,經過幾次治療,他們信任我之後才會說出自己的醫療背景。即便是這些人,他們原願意帶自己的家人來找我看病,但他們絕對不會將病人轉診到我的診所,因為他們認為這有失顏面,而且醫學倫理有不傷害原則,但是中醫不屬於醫療體系,所以就倫理上很難以專業的身份將病人轉診中醫。



5. 英國中醫的地位歸屬與相關法規?


事實上這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許多針對中醫師與中草藥從業人員的規範都遇上很大的困難。如我剛剛所提,在西方人們對於中醫並沒有太多的認識與文化上的認知。在歐洲,其實中醫師並沒有實際的身分地位。在歐洲有針灸師、草藥師、按摩師,歐洲人並沒有"推拿"的概念,當你說推拿,人們會以為你說的是物理治療師。在西方國家,人們認為物理治療就是屬於醫學界的按摩,但其實物理治療和推拿並沒有太多的相似之處。推拿師有經絡的概念,但西方的物理治療師是活動患者的肢體,他們沒有"氣"的概念,單純就像運動一般。在中國有許多的氣功運動,或是指壓,在西方患者都是去找物理治療師。因此在英國有對於針灸師、草藥師、中草藥師、推拿師的相關規範,另外也有中草藥的規範,兩者是分開的。

我認為在規範上的困難是法規對於中醫的認知與意識是很片段的。他們曾做出許多的嘗試規範中草藥但大部分都失敗了。2002年時,歐盟制定了協議(EU directive 2002/ 46/EC),並非正式的法律,但仍可視為具有法律效益的架構。當遇上法律問題時,只要遵守這個協議的規定,就可以安心的覺得被法律保護。這個協議試圖將中草藥在食物與藥物中做分類,但如肉桂可當作中藥也可以是食物,這讓制定協議者不知該如何是好。最後這份協議決定將藥物定義為會對身體產生藥理作用或是影響人體健康。這份協議是從西方醫學的角度來定義中草藥的。他們不斷尋找中藥能影響到人體的代謝機制,但中醫並不是這樣運作的。我認為這是出自對中醫的不了解。


這幾年來有許許多多的嘗試想要制定草藥的規範,尤其是比利時在1990年代時,曾有許多案例是患者吃了含有廣防己的安眠藥丸。這些是一些比較負面的案例,因此政府為了要有所因應而嘗試制定相關法律來禁止這些藥物的使用。但我們知道廣防己會出問題是因為它並不是應當被使用的,應該要用粉防己。但歐洲的法規制定者並不了解,他們覺得兩個防己看起來很像,也有共通的中文名字,這兩者應該是相同的藥。許多法規的制定因此走向了失敗。最後一次的嘗試在2004, 2004/24/EC,歐盟採取的規範措施是關上進口中藥的大門。現在如果要販售或進口草藥到歐洲,必須先通過中草藥的臨床試驗。附上各種藥理作用的資料,而且必須是單一藥物,再將資料遞交給歐盟,就如同開發新藥一樣的流程。整個過程必須花上幾百萬歐元,但中 草藥的利潤其實是不高的。少了許多商業上的興趣,許多藥物難以被大量進口,種類也有所侷限,因此這對於中草藥相關從業者來說是不可行的。同時在診所中,從前可以買到複方或藥丸等,法規實施後不再能買到複方。對中醫師來說唯一的解決方法是跟廠商進複方組成的各種單一藥物,在診所中再根據處方將他組成在一起,唯有此方式才能合法的開複方處方給患者。這些都讓中醫的從業更加困難。


從業人員的規範又是另當別論了。針灸師/中醫師的法規與中藥是不同的。過去十五年來我們非常努力想要制定中醫的規範,但再一次的,我們失敗了。最初每個人都可以開設自己的診所,宣稱我是一位針灸師/中醫師。不需要任何學歷要求、執業資格,只要稍微讀一點書任何人都能宣稱自己是中醫師,沒有任何的法律規範。但後來發生一些醫療糾紛在媒體上被報導,甚至上法庭,政府因此介入了這個問題。即使經過了許多嘗試與職業團體的參與,最後還是失敗了,政府與職業團體雙方都認為這是難以解決的問題。最後職業團體採取的方式是"自我規範"。各職業團體可以各自招收會員,並有各自的規範約束其成員。但問題是針灸師想要有針灸師團體,中醫師想要有中醫師團體,推拿師想要有推拿師團體,各個職業團體紛紛成立。直到今日,我們有針灸師組成的British acupuncture council,但他們並不開中草藥的處方,這在團體中是沒有登記的。另外也有中草藥從業人員的團體。所以有時我們必須要加入兩個不同團體,交兩分會員費,有時兩者會有不同的規範,這都讓事情變得更加困難。


另外還有英國的西醫針灸師與傳統中醫針灸師的差別。有些西醫師會參加三個月的針灸課程後就聲稱自己為針灸師,但在三個月內要熟練針灸近乎是不可能的事。西醫針灸師成立了西醫針灸師的團體,也制定了自己團體的規範,這跟前面所提到的針灸師團體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組織。他們互相之間沒有任何對話,也不認可對方。另外還有西醫師會開草藥,與傳統中草藥(中醫師)的差異,甚至另外還有西草藥的執業人員並不認可中草藥的。


Q:所以直白地說,他們互看不順眼?


A:是的,他們之間是分裂的,無法聚在一起取得共識。但未來仍是有希望的。因為近年有中醫課程的大學紛紛裁撤中醫藥學科,各團體的成員招收產生困難,影響到會員費用的收入。一年前中草藥團體開始鼓勵針灸師註冊會員,西草藥的團體仍尚未開放。但無論如何,會員數縮減促使了分裂的情況的改善,而且日益嚴苛的中草藥法規讓中醫師的處境日趨艱困,這也促進了各團體之間關係的改善。


Q:所以在英國,有使用中藥的中醫師、用西草藥師(western herbal medicine)、和使用中草藥的西醫師?


A:是,不過在醫院不能夠使用草藥,這是不被許可的。


Q:所以想要做針灸或開草藥的醫師都是另外有診所嗎?


A:他們會私底下操作。當然也有例外,譬如說有名具有威望的醫師就可以,因為旁人不會說話,但普遍而言在醫院執行針灸還是不被接受的。在愛爾蘭也是,我可以舉兩個小故事。我有一位不孕症的患者懷孕後要去醫院生產,過了預產期兩周後寶寶還是不肯出來,醫師們都很緊張希望孕婦能服藥,但孕婦拒絕服藥。這讓醫師們更緊張,因為後續若產婦或胎兒有健康問題,或是胎兒死亡,這都會是醫師的責任。病人說,我只願意接受針灸,其他都不要。醫師們不知該如何是好,"針灸?! 什麼是針灸?!" 很巧合的是,有一位護士也是我的患者,護士和產婦說,"或許我們可以讓你離開醫院去做針灸,我知道有一位針灸師叫做Martin。”

產婦說:"那我們可以請他來醫院幫我針灸!"

"很抱歉,針灸師不能到醫院裡做針灸,這是不被允許的。"

產婦是個很固執的女士,"我不要離開醫院,我要Martin來幫我針灸。"

不只產婦很固執,連寶寶都很固執遲遲不肯出來hhh

最後是護士來找我,告訴我情況後拜託我去幫忙針灸。起先我是拒絕的,事實上,若我在醫院針灸時出問題,我的保險是不給付的,我可能會坐牢的。但這位產婦是中醫的支持者,他只接受針灸,最後我還是去了醫院。到醫院時我跟警衛說我是針灸師,我是來幫產婦做針灸的,警衛說:"針灸?!沒聽過。你是他朋友嗎?' "喔對對" 後來在針灸四個小時後,那天晚上,產婦就生產了。隔天早上醫師們都覺得很驚訝,護士解釋說前天晚上有針灸師來針灸了。醫師們還是對針灸沒有概念。後來這件事傳開,許多護士都打電話來請我去醫院針灸,我去了幾次醫院後就沒去了。一來是這在法律上對我是沒有保障的,二來是醫師也不喜歡我去,甚至把我從醫院趕出去。有一位醫師甚至來到我的診所,想要找碴。從這件事可以看出中醫在英國的醫學界處境是很艱困的。

另外一個例子是在愛爾蘭,當地對於中醫的認識也是非常少的。十年前我辦了許多大眾演講希望能夠促進民眾對中醫的理解。因為我曾經在大學工作且進行研究過,大學邀請我去進行了一場中醫的演講。其中有一位醫院的護士在大學裡任教,她認出我來,邀請我為未來的醫師、護理師、心理師帶來中醫的講課。學生們都很喜歡中醫。因此這位護士到學校的委員會,說畢竟現在不只愛爾蘭,在全世界中醫都越來越風行,患者也會尋求中醫的協助,但這些醫師們都不瞭解中醫,若患者向醫師提出問題,醫師們將無法解答。所以提出希望能夠開設課程讓未來的醫師們認識中醫。最後這堂課稱為整合醫學,我也因此意外地成為愛爾蘭第一位在大學裡長期向未來的醫師、護理師、物理治療師等,教授中醫的講師。這門課至今已十一個年頭。每一年我去上課時,往往都會有學生說,"為什麼我要學西醫,我應該學中醫的"哈哈。

從這兩個故事中希望能讓你們稍微了解到在西方國家普遍對於中醫的理解還是相當缺乏的。


Q: 剛剛提到說在英國各職業團體非常分裂,也有許多不同的職稱,為什麼英國政府或歐盟不是著制定正式的法規可以廣泛的套用呢?


A: 這是個好問題,這麼多年來其實我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但有三個可能性。

一、若英國政府正是認可針灸與中醫,若治療出了問題,政府也必須負擔法律上的責任。從技術層面來說,若在英國中醫被法律所認可,政府就必須要建立一套系統讓民眾可以到中醫就診。一旦出問題,政府也必須要解決,但問題是政府沒有這個能力。他們不了解中醫、不了解針灸。加上目前有太多的職業團體,政府不知道應該和誰對話。過往曾嘗試過很多次但都沒有成功。


二、西醫師與醫院裡的教授掌握了很多權力。他們極有威望,但另一方面也比較古板,不希望

事情發生改變。他們也是決定預算的人、掌權的人。


三、在歐洲現在有個傘性組織(umbrella organization) EHTPA,任何中醫相關領域的組織,無論是中草藥、針灸、推拿的組織都可以加入。如果我是中草藥團體的理事長,我可以代表我的團體申請加入EHTPA,那我的團體旗下會員也都會成為EHTPA團體的一員。這樣團體之間不需要另外對話,大家都還是能夠在共同的框架底下。但問題是每個團體都有各自的規定與決策,EHTPA是個很寬鬆的組織只能夠代表大家都在相同框架下,並沒有真正實質的權力。不過狀況有越來越進步,隨著會員增加,即使過往團體之間有紛爭,但年輕的新會員通常都會希望能夠整合,過去不開心的歷史也慢慢被放下,大家漸漸的能團結在一起。所以對未來我是有信心的,未來這個傘性組織會越來越壯大。

.

我認為台灣和中國也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也有助於中醫在歐洲的推展。但我覺得換個名稱或許能夠讓歐洲人更能接受,就像老味道新包裝。用個讓歐洲人能夠更好理解與連結的名稱。加上具有傳統的亞洲社群跟歐洲政府當局對話,都會對中醫的推展很有幫助。


Q: 聽起來目前所有的工作都是各個團體各自推行,並不是政府官方開始的。


是的。我有個朋友已經退休了,即使他現在生活很忙碌,但在過去十年,他每個星期都還是會花幾個小時到西敏寺(Westminster),就是國會。在英國,政府會開放讓大眾發表意見,而政府官員都必須傾聽民眾的心聲。所以他每個星期都去國會講一樣的事情,"我們的政府應該正視中醫,應該增加對中醫的相關規範......”每週都是一樣的內容,年復一年。官員都知道他要說什麼,但在法律上他是可以一再地重複他的主張的。他花了非常多的時間與努力,這是從個人出發的。


在愛爾蘭也是,任何人都可以做針灸,這導致針灸有越來越不好的評價。因此我們團結起來,組成了愛爾蘭針灸學會。想要有理想的工作環境,我們必須自己打造,而我們做到了。現在在愛爾蘭,如果任何人想要有針灸師的證照,他必須申請加入學會,我們會進行面試審查。不只是資格的考核,我們也會看他們的人格特質。對病患態度很差的人,是會被拒絕的。另外我們也開放給來自台灣和中國,他們可能並沒有經過正式的中醫學院教育,但他可能有家學淵源,或是在診所工作超過二十年。我們學會有條款,只要他們展現他們雄厚的中醫臨床實力,他們就能夠獲得在愛爾蘭的執照。我們希望能夠讓這些在本國沒有機會受學院教育但有高超實力的人可以加入,提升愛爾蘭整體的中醫的實力。


(續下篇)

1152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武俠小說中的經絡│倚天屠龍記篇

其實除了穴道位置以外,金庸也對經絡略有研究,常會伴隨著穴道出現在劇情之中, 本篇接續上篇《看武俠小說中的穴道》,帶大家盤點、認識武俠中的經絡,以下列舉幾項: 胡青牛為了逼出張無忌身上的陰毒,苦苦思索了兩個時辰,取出十二片細小銅片,運內力在張無忌丹田下「中極穴」、頸下「天突穴」、肩頭「肩井穴」等十二處穴道上插下。那「中極穴」是足三陰、任脈之會;「天突穴」是陰維、任脈之會;「肩井穴」是手足少陽、足陽明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2020 by 大醫精誠工作團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