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中醫現況採訪(下)

英國中醫採訪

Martin Fitzgerald,47歲,愛爾蘭人,英國&愛爾蘭中醫執業者,前愛爾蘭針灸學會會長

(續上篇)


6.中醫在現今英國醫療體系下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未來會希望怎麼發展?


我認為現今中醫在英國醫療體系的地位很低。醫學界總用西醫的思考模式研究中藥的單一化學成分,以此來從藥草提煉出天然成分製成新藥。他們不在乎整個方,他們只對單一成分有興趣。這就是從西方的思考模式,不是傳統的中醫思考模式。


針灸我認為接受度相對比較高,因為物理治療師近年發現乾針與針灸的好處。物理治療師與西醫師一樣受過解剖、生理等西方醫學訓練,在醫學界是很被尊重的。乾針雖然跟針灸不太一樣,他們只是針對肌肉疼痛然後把針戳下去,但因為醫師與物理治療師都發現到病人的改善,所以現在物理治療師也融入了更多針灸在醫院裡。不過不是被稱之為針灸,稱為乾針。我覺得這不是個好的名稱,乾針的針這個名稱來自於注射針,注射針是濕的,相對的乾針沒有注射液則是乾的,但針灸針相對注射針細了許多。目前現況就是如此。而在South Hampton我們有進行了臨床實驗測試穿心蓮當作抗生素的替代療法,有很好的療效。現在NHS已撥款超過二十萬英鎊繼續進行研究。

我覺得,中醫若要在歐洲被承認的唯一方式,就是一鼓作氣的改變歐洲藥典。歐洲藥典裡收錄了很多的西藥,但目前也在增加中藥的收錄範圍。之前,有很多的工作小組會向歐洲藥典委員會,建議哪些藥應該被藥典所收錄。從2001年開始,中國政府設立了英國中醫藥學會(ATCM),以引起支持中醫的興趣。他們加入了歐洲藥典委員會。從那時候起,歐洲藥典收錄的中藥也越來越多。事實上在2002開始,中國政府在藥典的收錄上扮演很強力的角色。雖然是歐洲的藥典,但中國政府做了很多工作讓中藥被收錄進去。所以可以預期到了2020年,中藥在歐洲藥典被收錄的數目會攀向一個新的高峰。很有趣的是,中國小組他們查閱了過去歐洲藥典改變的趨勢,由此提案未來藥典的發展。另外有個團體叫做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harmonization(ICH),他們希望能在廣納全世界140多個國家有超過20部藥典,打造全世界一同的標準。中國政府也積極參與ICH規範的制定。因此2020年時不只更多的中藥會通過西方科學標準的研究測試,藥典也會融入更多中醫傳統的想法進去。


Q: 如果中藥都被收錄進歐洲藥典,那禁止中藥進口的法律是否會被改變呢?


我認為進度會非常緩慢,會花上許多時間。雖然歐洲藥典慢慢增加對中藥的接受,這增加了對中藥的研究與測試,但對一般地方的藥局或民眾認知度與接受度並沒有顯著的改變。最主要的影響我認為是更多的中藥會經過西方的研究方法測試,這能降低中藥進口商在進口中藥時的困難度,這些研究都會有助於達到歐盟要求的種種測驗標準。但是複方依舊是不被接受的,即使我們知道這也是中醫的重要根基。


不過現在有個例外,最新的歐盟指導表示在這十五年中草藥已表現出是有正面影響的,所以認為不需要有額外的測試。現在有個問題是在歐洲中草藥的使用並沒有被詳細記載,所以要如何證明有其困難度。或許在十五年我們可以開始含納中藥每天被使用的情形。或許還要花上五十到六十年才能讓中醫被全面性的接納,但中醫幾千年的歷史之長,一百年的時間並不算久。為了建造一棟堅固的房子,我們可以從現在開始製作磚塊。


7. 關於中醫師與英國針灸師的比較


是,有很多針灸的診所或是推拿的診所。不過在西方我們通常不稱之為推拿,通常稱為按摩(massage)。但是特別是在倫敦,按摩的名聲不太好。假如你是一位男性,你在倫敦的中醫診所說你要按摩的話,人們會以為你想要性服務。所以倫敦的按摩名聲非常糟糕,這也導致厲害的推拿師處境非常艱困。因此很少看到單純的推拿診所,通常會合併提供針灸或中藥的治療。更不會看見女性在這裡擔任推拿師,很遺憾的在歐洲都不會。現在很多物理治療師也開始學習針灸,還有一些GP也學了針灸,或是西草藥,中草藥的還是少數。曾有一位西醫師跟我說他對中醫,特別中草藥很有興趣。他知道中草藥的歷史比西草藥更淵遠流長,中草藥就像西草藥的曾祖父,他們心裡知道只是他們不承認而已。


Q: 所以在歐洲你不能進口中藥但是可以在英國國內販賣嗎?


其實這是一個灰色地帶,法律並沒有明確定義。警察平常不會到診所去抓人,只有當發生問題時才會,因此你必須自己冒這個險。目前中藥供應商將中藥單方進口到英國內,這其實不是完全合法的,因為許多藥並沒有法律認可。不過因為中藥供應商只是進口,並沒有處方,所以也不是完全違法的。在診所內中醫師只是處方,沒有進口,也不是違法的。目前的情況就是如此。複方被送到診所是以各個成分分開裝罐的,必須到診所才組合在一起,這樣就不會違法了。


Q:所以其實兩邊都在冒險。


對,有一點冒險。但只有發生狀況時,我們才會陷入麻煩。但萬一我們必須上法庭,我們的職業團體如RCHM會請全英國甚至全歐洲最好的律師來為我們辯護,無論要花上多少錢。因為這牽涉到中醫的名譽,唯有如此才能維護中醫的聲譽。因此我感到很安心、被保護即使我出了差錯。這是唯一的方式,不然萬一我出了錯只有我自己能為自己辯護,憑一己之力和政府打官司是毫無機會的。所以我們現在的狀況就像兩軍對峙。雙方隨時都可以開槍,但我們誰都沒有動作,只是瞪著對方。這是很微妙的關係。


這也添增了一份中醫師執業的阻礙。在英國中醫師真的不是一項簡單的職業。只有非常少數的中醫師能夠持續的執業,更少數的能夠取得成功。即使你有高超的醫術豐富的知識,也不能保證你一定會成功。大眾不太在乎醫師的資歷,他們只想要病情得到改善。我在杭州的師父曾跟我說,"馬丁,你要一直記得,最好的廚師也不一定能開一間成功的餐廳。" 厲害的中醫師不一定會有成功的中醫診所,另一方面,成功的中醫診所也不一定是厲害的中醫師。我也認識中醫師沒什麼醫術,但他很會和病人講話,因此診所門庭若市。同時也有中醫師醫術非常高超,但卻很落魄。他的性格比較冷淡,總用高深的術語和患者講話,也不太解釋給病人聽。這樣的人常常只能到學校教課,但現在英國的大學紛紛關閉中醫藥科系,所以全職的教職非常稀少。在這稀少的職缺中,大多數仍是受過西方科學訓練出身的人。以我而言,我本身是學化學的。還有Tony Booker老師也是,我們曾經在不同時間在同一個實驗室。大學傾向在西醫方面也有良好聲譽者來任教。我曾經在化學的期刊發表,也曾發現一項藥物有問題所以通報了美國的藥典,因此大學才願意任用我。如果我是純中醫出身,我就不會在這裡了,也比較不會受到尊重。因此我很欣賞台灣,中醫和西醫可以合作,你們擁有全世界最好的醫療系統,特別是整合醫學。中醫西醫並用的體系、訓練系統,都可以給病人最好的照顧。我覺得這是歐洲我們應該看齊的。台灣確實是中醫的最好的標準。


8. 中醫目前在英國的優勢與劣勢,發展過程遇到的問題


優勢:

在英國身為一位中醫師,中醫不被視為醫療系統的一部分其實也有帶來好處。我可以保有很好的生活品質,大部分的患者也不是真的很嚴重棘手的疾病,很多只是想要養生或是讓身體好一些,若要追求快速他們就會去醫院。所以我可以好好和患者談話,給他們針灸或中藥。同時患者不是從GP(General Practitioner普通科醫師)那裏轉介而來,因此我不需要從國家醫療系統上回覆各種轉介信、寫報告。但如果我是GP,我就必須做這些行政工作。但因為不是這個醫療體系的一份子,我可以過著靜心的日子,減少很多紙上工作。


劣勢:

病人不是從GP(General Practitioner)轉介來的,有患者吃了中藥後皮膚病改善,回去跟GP提到時,GP可能不會覺得病人真的曾有過這個疾病,因此不會記錄到病歷中。另外有時我會給病人不同於GP的建議。患者會因為有兩個不同的聲音而感到困惑。譬如三個月前有患者膽囊發炎,他說GP說膽囊必須切除,預約了下周的三點開刀。他甚至沒問病人是不是想要開刀。患者來找我說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想先吃中藥看看。我說好啊。因此會有類似這樣的情形。


9.若台灣中醫師移民執業,初始可能的困難、遇見問題、近況與前景


我覺得台灣中醫師如果到英國執業的話最大的問題應該是壞天氣和食物哈哈哈。誠實的說,我認為會非常辛苦。首先,就像我先前說的,這邊的中醫執業者(practitioner)不被視為醫師。甚至不被社會大眾認為有其專業,比較不被尊重。在台灣,可能自視甚高,覺得自己是PhD、有兩個學位,但來到英國後資格卻不被認可,會有這樣的反差。


第二,是文化差異。台灣人的優勢是有更多西方文化的影響,相對其他國家會比較有優勢。但當台灣的中醫師在英國執業時第一個遇到的問題就是英國人對於中醫沒有概念,所以必須要花很多時間解釋。可能整個談話過程中有四分之一的時間都在解釋什麼是中醫、什麼是針灸、中藥該如何煎煮服用等等。他們要面對的是很大的文化差異。

同時,在英國一個病人通常必須要花一個小時在他身上。而在台灣一個早上或許你可以看到一百個病人,西方人是無法接受這種情形的。西方人希望在這一個小時他能夠好好的跟你談話,以及作完整的治療,你的注意力可以集中在他身上,可以好好和他解釋。甚至病人在家裡煎煮中藥時,他們希望你可以跟他們通電話,因為他們不知道怎麼煎煮,問著台灣人可能都知道的問題。亞洲醫師他們可能覺得病人為什麼都不知道這些。所以這也是亞洲醫師在來之前不會預期到必須要面對的情形。


常常患者找台灣中醫師看診時可能會不想要付中藥的錢,患者有時誤以為這是慈善事業。所以有時台灣中醫師在收費上也會遇到困難。在台灣患者相當尊重中醫師的建議,但在英國不同。患者總是有著同樣的問題而回診,尋求著相同的針灸治療、相同的中藥。他們不會聽進去中醫師的建議。舉例而言有個患者有失眠的困擾,我說因為你晚上總喜歡看恐怖片,而且一點多才睡,白天還喝12杯咖啡,攝取太多糖分。患者說對對,那你就給我一些中藥或針灸。下周又是一樣的問題,抱怨著失眠並沒改善。問他是否少喝點咖啡?是否早點上床睡覺,少看點恐怖片?他不會改善生活作息,總是只想要拿到中藥或針灸。因為在西方,人們覺得生活作息、生活習慣不會影響健康狀態。中醫有子午流注的觀念,但西方人並不相信,時間似乎沒有太大關係。他們覺得為什麼要少喝一點咖啡? 朋友照樣一直喝都不會失眠,為什麼我不能喝? 所以台灣中醫師必須面對的是患者不願意改變生活習慣,卻仍期望治療能有效果


另外,台灣的中醫教育與訓練目前不被職業團體所認可,所以為了成為團體的會員,他們必須在這裡上課,即使他們或許比老師還厲害。同時語言的隔閡也會是一個障礙。起先英國人覺得台灣中醫師應該會比像Martin這樣的西方中醫師厲害而去看診,但當他發現你無法和他聊足球比賽,語言程度不夠好無法溝通時,他們就不會回診了,即使你的醫術可能非常高超。

最後是東西方的差異,西方中醫師在問診時會特別問患者的心理健康狀態,東方的患者可能會覺得心理狀態是私人的事情而不想談論。但西方人甚至會直接問患者的婚姻關係、職場人際關係等等,而東方人會覺得那是家務事。所以台灣中醫師可能不會問到這一塊。若是台灣中醫師和台灣病人的話這不成問題。但是當台灣中醫師看診遇到英國病人一進診間就開始抱怨與妻子的性事,台灣中醫師可能會有點被嚇到覺得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西方人很重視心理因素對健康的影響,他們習慣於談論哪些事情讓他們心情不好。常常台灣的中醫師可能不太善於應對這個部分,相對西方的中醫師。有時我們其實也不是很認真聽他的抱怨,但我們會觀察他的肢體語言,看他的臉色,聽他的用詞,我們視這為診斷的一個機會。有時即使患者一下子拋了很多問題,我們也不見得會全部回答。


有時患者本來就不期待我們的答案,不過台灣中醫師被問時還是會想說我是否該回答?要怎麼回答的很專業?在西方我們只回答很直接的問題。"我的胃痛何時會好?""這就要看你是否認真吃藥了"我們會把責任放回到病人身上,因為在西方有半數的病人總會忘記服藥。"我的頭痛何時會好?"除了給予針灸,也會給他一些回家功課,下次回診時如果沒有改善就會問他是否有做這些功課,通常他們都不會做,還是整天看電腦螢幕、在辦公室工作整天都沒有活動。叮囑這些功課,讓病人也要負起責任,這也是一種方法。


結語

從Martin的分享,我們可以發現到中醫在英國的發展不甚順遂,加上近年倫敦的中醫市場逐漸飽和,若要在當地站穩一席之地,克服種種客觀條件的困難與異國文化、語言的淬鍊,學會推廣中醫與自身優勢都是不可缺少的。

834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武俠小說中的經絡│倚天屠龍記篇

其實除了穴道位置以外,金庸也對經絡略有研究,常會伴隨著穴道出現在劇情之中, 本篇接續上篇《看武俠小說中的穴道》,帶大家盤點、認識武俠中的經絡,以下列舉幾項: 胡青牛為了逼出張無忌身上的陰毒,苦苦思索了兩個時辰,取出十二片細小銅片,運內力在張無忌丹田下「中極穴」、頸下「天突穴」、肩頭「肩井穴」等十二處穴道上插下。那「中極穴」是足三陰、任脈之會;「天突穴」是陰維、任脈之會;「肩井穴」是手足少陽、足陽明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2020 by 大醫精誠工作團隊